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 小编 发布于 2019-11-06 06:39:00
  • 栏目:历史
  • 来源:蛙哥说历史
  • 7810 人围观

贼兵之樵采者,尽入城中,拆毁房屋以为薪。又发兵四出,搜各州县山野,不论老幼男女,逢人便杀;如是半载。八月,献忠毁成都城,焚蜀王宫殿,并焚未尽之民房。凡石柱亭栏,皆毁之;大不能毁者,更聚薪烧裂之。成都有大城小城,本张仪所筑,汉昭烈帝修之。甃以巨石,贯以铁絙,壮丽甲天下。宫殿之盛,亦不减京师。至是,尽为瓦砾矣。献忠又令其众遍收川兵杀之,及其妻子男女,惟十岁以下者仅留一、二。————顾山贞《客滇述》

张献忠是明朝末年著名的农民起义军领袖,自从陕西起兵之后,转战于陕西、山西、河南、安徽、湖北、四川等地,是起义军中的常胜将军。但是,张献忠自从进入四川攻占成都建立大西政权之后,却对四川人民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四川人口十不存一,四川人民遭遇了灭绝式打击。是什么导致了张献忠从一个农民起义军领袖变成一个杀人不眨眼,把四川屠戮一空的大魔王的呢?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张献忠画像

出身军人世家,从小争勇好斗

所有人行事的根源都可以从小时候找到他的影子,张献忠也不例外。

张献忠出身本是军籍,也就是一个军人世家,世代都以当兵为生。明代的军制实行卫所制,明代的军籍是世袭的,卫所有一定的军籍名额,平时屯田种地,战时拿起武器就成了士兵。这种卫所制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政府养兵,平时卫所自给自足,拿不到政府的一分银子。然而自朱元璋以后,卫所制就逐渐荒废了,军人也成为了被人看不起的职业。在明朝末年,流传着“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说法,可见军人地位之低下。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张献忠雕塑

从张献忠父亲一辈开始,就从卫所脱身而出,依靠走街串巷做小买卖为生。张献忠的母亲则依靠编草席到集市上去卖来补贴家用。所以,张献忠从小就过着不富裕的生活,没少挨饿受冻,遭别人白眼,被地主的孩子欺负。

虽然张家并不富裕,但是张献忠的父亲依然希望张献忠能好好读书,通过科举的道路改变家族的命运。所以,张献忠被他父亲寄予厚望,省吃俭用把他送进私塾读书。张献忠明显不是读书的材料,在私塾仅仅待了两年,就因为打架无数被私塾开除了。他的父母忙于生计也无力对他进行管教,张献忠就成了街头的混混。

张献忠是陕西定边人,当地民风彪悍,喜好舞枪弄棒,张献忠也很有这方面天赋。张献忠身材魁梧,身手矫捷,又喜欢争狠斗勇,很快成为混混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小时候的混混生涯,免不了偷鸡摸狗,泼皮无赖,吹牛斗狠的故事。而这些特性,也伴随着张献忠一生,成为了他心中恶魔的萌芽。

当捕快被革职,去当兵犯下死罪

张献忠长大一些,终于得了一个机会,到官府成为了一名捕快。在明朝,捕快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养家糊口,应该不成问题。对于从小就是街头混混的张献忠来说,这也是一份相当合他心意的工作了。然而,张献忠从小养成了痞性却给他的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张献忠当捕快后因为屡屡违反官府纪律,最后竟然被革职了。

捕快被革职之后,走投无路的张献忠只能投奔了军营,成为了一明边军。张献忠暴躁的脾气,泼皮无赖的性格,注定他无法度过一个安稳的一生。在军营里他又违反了军营中的纪律,军营可不像官府,在这里他被判了死罪。如果张献忠能够在这了伏法,也许真的是四川无数百姓的幸事。但是,这个时候有个军官陈洪范见他身材魁梧,相貌奇特,就替他说了情,保住张献忠的人头,只判了一百军棍,关入监狱。不知道以后这个军官看到张献忠此后的所作所为是不是会后悔当初的举动?

张献忠的职业生涯就到此结束了,从监狱出来,他就加入了农民起义军的队伍,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可以说,张献忠的职业生涯是十分失败的,本来有好的机会,都被他自己作没了。他的性格十分暴躁,不善于与人相处,又不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喜欢随性而为。所以,以他的性格,无论去哪个地方工作,都会与别人产生矛盾。如果不是遇上乱世,张献忠的命运也许早就结束了。而这段短暂的职业生涯,让张献忠形成了一种反社会人格,遇到不顺利的事情,他会把原因都归结于社会的不公,而不会反思自己的问题。这种“反社会人格”的形成,是最后张献忠下令屠杀四川的重要原因。

起兵造反,进军蜀地

从加入起义部队开始,张献忠才找到了最适合他的职业,那就是流寇首领。张献忠在起义军中可以说是如鱼得水,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了威风凛凛的起义军首领八大王。张献忠为人凶狠暴躁,能够镇压住手下的亡命之徒。张献忠又阴险狡诈,擅于用计,多次大败明军,并曾经攻占朱元璋老家凤阳,烧了明朝皇陵,令明朝颜面尽失。流寇不事生产,以抢劫地主富农,攻打城市抢夺粮食为生,张献忠暴虐的性格正适合这种烧杀抢掠的风格。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张献忠起义军行军路线

从1630年张献忠加入起义军开始,到1644张献忠入川建立大西政权。张献忠暴虐的性格也被培养的越来越厉害。张献忠的部队在起义军的各个部队中也以爱杀人著称。张献忠的手下大多以叛军、饥民、土匪等为主,在张献忠的带领下,他们报复社会的性格也被开发了出来。以前欺负他们的地主富农自然在劫难逃,当杀人成为了习惯,就连老弱妇孺也难逃厄运。杀人对张献忠的部队已经变得麻木了起来,对于敌人的怒火,对于未来的恐惧,都是他们杀人的理由。当战时不顺,攻城遇到抵抗的时候,破城之后,张献忠自然会把怒火发泄到全城百姓身上。当张献忠大发慈悲的时候,就从杀人变成了剁手,失去双手的人就成了一个个流动的恐惧传播机,把张献忠的恐惧形象像瘟疫一样传播开来。

1644年,张献忠已经接近四十岁了,也许是厌倦了十多年的亡命生涯,他带兵进入四川,攻占了成都,建立了大西政权,试图过上安稳的日子。张献忠觉得十几年戎马生涯,是时候到了贪图享乐,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了。殊不知,安定正是他的致命缺陷,他本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

占据四川,管理混乱

张献忠选择进入四川是因为觉得四川人柔弱,好占领。果然,没有经过什么激烈的战斗,短短一年时间,四川大部分地区很快就被张献忠占领了。虽然四川大部分地方都被占领了,但是却没有多少人真正信服张献忠。真正的麻烦还在于如何管理这个偌大的省份,这对于张献忠来说才是真正的挑战。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相传张献忠进攻四川阆中时被庙中张飞像吓退

张献忠的性格本就是随意的,一切都源于自己的喜好。他建立了宫殿,选定了年号,给自己选了三百名嫔妃,又分封了手下的将领,成为了当地的土皇帝。但是他对于如何治国管理人民并没有任何管理经验,于是整个四川的管理基本上处于一片混乱之中。

  • 治安问题

张献忠首先遇到的问题是治安问题。四川虽然平定了,但是张献忠的统治却只能局限在成都附近范围。张献忠派出去当地方官的军人根本无法掌控地方形势,反对势力依然非常强大,地方上存在着许多的武装力量,并与张献忠对着干。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张献忠遗留文物

面对这个问题,张献忠选择了他一贯信奉的策略,就是用暴力制服一切。张献忠实行严厉的保甲连坐制度,规定城内的人不许随便出城,出城都要打申请,一旦有出城不归者,就要连保长和邻居一起连坐,一杀一大片。他还派出大量士兵混成老百姓,去听老百姓都说了什么。一旦听到有不利于自己的言论,就立刻抓起来。结果导致成都城内人人自危,老百姓都陷入了深深地恐惧之中,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找个理由抓去杀了。

治国理政不是行军打仗,只靠暴力更无法改变人心向背。张献忠的暴力政策让人们认清了他的真面目,也让人们彻底失去了对张献忠的幻想。

  • 经济问题

张献忠的部队以往的经济来源是依靠不断攻取新的县城,然后夺取县衙和地主的粮食,他们把这个叫做“打粮”。现在在成都建立了政权,但是并没有建立有效的统治,收取赋税自然也无从谈起,所以,张献忠的部队给养依然依靠军队“打粮”。

八大王张献忠是如何由起义军领袖变成屠杀四川的杀人魔王的?

张献忠政权发行的货币

但是现在在四川建立了根据地,军队无法到处流窜,要“打粮”只能在四川省内。刚开始,地主家和官府仓库还有一些粮食可以供他们劫掠,到后来,人们发现都被张献忠抢了去了,就再也没有人去种田了,农村人口都往深山老林里面钻来躲避张献忠的部队。结果就是农田大量被荒废,张献忠的部队也陷入了缺吃少穿的地步。

  • 军事问题

建立政权的另一个问题就是攻守方的转换。以前张献忠的部队之所以厉害是因为他们多是骑兵,具有很强的流动性,打不过就跑。现在占据了四川,一下子变成了防守方,军队分散在四川各个地方防守,又无法快速流动转移,一下子失去了以往游击战的优势。

失去了军事优势的张献忠,很快被明朝和清朝军队打得节节败退。张献忠发现进入成都建立政权的选择似乎并不是那么正确,那么问题发生在哪儿呢?

屠杀四川,人间地狱

张献忠最后把原因归结在四川百姓身上,他觉得是四川百姓欺骗了他,他觉得都是因为这些刁民,和明朝军队里应外合,才导致了他军事上的失败。他这时候才发现这些柔弱的四川老百姓,没有一个是真正归顺他的。

张献忠的“反社会人格”在这里爆发了,他觉得是整个四川欺骗了他,他就要杀了所有四川人。这是他化身成一个恶魔,既然社会不让他生存,他就要毁灭了整个社会。可悲的是这个恶魔真的掌握着这种力量。他欺骗成都全城居民说有敌军将至,需要把所有人集合起来商讨破敌之策。结果所有人都集合起来之后,张献忠却向手下的军队下达了屠城的命令,一时间整个蓉城血流成河,成为了真正的人间地狱。

此时,被拘百姓无数,集于南门外沙坝桥外,一见献忠到来,众皆跪伏地下,云:“大王万岁,大王为我等之王,我等为大王之民。我等未犯国法,何故杀耶?我等无兵器,非兵非敌,乃守法良民,乞大王救命,赦我等无辜小民。”云云。献忠之心,禽兽不如,闻如是哀求之言,不独无哀怜之意,反而厉声痛骂百姓私通敌人。随即纵马跃入人中,任马乱跳乱踢,并高声狂吼:“该杀该死之反叛!”随令众将士急速动刑,冤乎痛哉!无罪百姓齐遭惨杀,息静无声。真是尸积如山,血流成河,处处皆尸,河为之塞,不能行船。锦绣蓉城,顿成旷野,无人居住,一片荒凉惨像,非笔舌所能形容。 ——《圣教入川记》

这段史料清楚地记载了当时的惨状,无数百姓像张献忠请求活命,殊不知,此时的张献忠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他要的就是所有人跟他一起殉葬。


张献忠从一个农民起义军领袖,到最后成为了一个屠杀四川百姓的刽子手,一个杀人如麻的恶魔。他以为是社会辜负了他,是百姓欺骗了他,其实,是社会纵容了他。正是明朝末年的混乱局势,才能让这么一个恶魔逐渐成长起来,并最终拥有了屠杀全省百姓的力量。这只能说是历史的悲哀,人民的不幸。

转载请说明出处:866热点网 ©